雪舞

占tag抱歉 原价出本,走闲鱼

云之遏,10片一目连碎片换大天狗

占tag抱歉,原价出本,所有书都有特典赠品,9.5成新,走闲鱼

柳暗花明 第一章

发现之前更的文有bug,现在稍加修改,重新放出来,有新增的内容,现在开始正常更新,不定期更新...但保证不会再隔这么久了土下座

想问一下重新编辑的文字,首页看不到的吗?

之前的脑洞我来写了~ 脑洞链接这里http://snowgall.lofter.com/post/37f9e0_b347861



第一章:十三年前



“......祁王谋逆......悬镜司......证据确凿......”

“......被贬为庶人......入狱......”

“......赤焰附逆......”



“战英,到前面的驿馆再换马继续赶路,务必要在今日之内赶到金陵!”

已经跑死了两匹马,距离金陵却还遥之千里。萧景琰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一里路程如此之远...临行东海前皇长兄再三嘱咐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林殊耍赖讨要珍珠的样子还鲜活于眼前,他想不通怎么一夕间他们就成了谋逆的罪犯?!皇长兄宽厚仁慈贤名在外,林家世代忠良战功赫赫,他们怎么会谋逆,怎么可能谋逆!

“驾!驾!驾!”

快点!快点!再快点!



两天前



“殿下!殿下!”列战英慌乱的叫喊声在营帐外由远及近,“出什么事了?这么慌张,又是戚猛他们掉海里了吗?”萧景琰走出帐外。来到东海已经快两个月了,每日操练队伍,得空了还要下海给林殊那个小魔王捞珍珠,真是着实让他苦恼了一番,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前两日终于给他逮到了个硕大的蚌,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颗晶莹剔透,光滑饱满如鸽子蛋大小的珍珠,这可总算是让他松了口气,要不然回金陵后指不定林殊怎么闹他呢。

“殿下!不好了!祁王殿下入狱了!”列战英终于跑到了萧景琰的面前,顾不上喘气,一股脑的将刚刚从金陵传来的消息告诉这位年轻的皇子。

“你说什么?!祁王兄?!入狱?!这是怎么一回事!”

祁王萧景禹,当今梁帝长子,冰壶玉衡、才华横溢是天之骄子,胸怀抱负的臣子学者无一不想在其手下施展一二,是大梁臣民心中实打实的准太子殿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皇帝陛下如此大动肝火,使德才兼备的皇长子入狱?

“前几日,悬镜司上奏陛下说......说......”

“说什么?!”

“说...说祁王殿下他...”

“你快说!”

“悬镜司上奏陛下说祁王殿下谋...谋逆!赤焰军附逆!还一并呈上了证据!陛下下令驳了祁王殿下的称号被贬为庶人关进寒字号牢房...还有...还有谢玉奉旨带兵招降赤焰军,现在已经在前往梅岭的路上了!”

“!!!”一瞬间天旋地转,萧景琰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列战英说的每个字他都知道可是它们拼凑在一起组成的意思萧景琰却不懂,谋逆?!谁?!祁王兄?!赤焰军?附逆?!这怎么可能!



世人皆知皇七子萧景琰从小受教于皇长子萧景禹,两个兄弟的感情自然也是较其他兄弟要来的更好。皇长子是大家心中未来的天子,这皇七子就是大家公认祁王的左膀,兄友弟恭,好不妙哉。又道是林家有子,自小颇受宠爱,上有太皇太后呵护备至下有皇七子职业给他背锅,天不怕地不怕,给个窜天猴就能上天,每日都要林帅为他操碎了心,但是这混世小魔王天资聪颖,一点就通,生性活泼,讨好人来嘴跟抹了蜜一样实在让人喜欢,虽说每每捣乱让人头疼不已却又真生不起气来。

林殊与萧景琰从小一同长大一同受教于皇长子,两个人从懂事前就开始形影不离,就算生气吵架了打架了也都没有隔过夜第二天就又一起勾肩搭背去林中赛马或者去军中历练。林殊的父亲是赫赫有名屡立战功的赤焰军的主帅,二人从小便与赤焰军一同训练深得林帅真传。这祁王殿下的右臂自然就是未来帅府的主人赤焰少帅林殊。

那是他的亲人是他的长辈是他的挚友,他敢以性命担保他们绝不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殿下?殿下?”迟迟得不到萧景琰的回应,列战英慌乱不已,一直跟在萧景琰身边的他也是打从心底不相信祁王殿下和赤焰军会谋逆。

“祁王兄此刻在牢里?小殊和林帅呢?是被抓押送回金陵?还是......还是......”萧景琰不敢再想下去,寒字号牢房,带兵招降每个字都告诉他此事的凶险。

“这属下不知,消息是静妃娘娘命人偷偷带来的,时间紧迫,来人好像也了解的并不十分清楚。”

来不及细想母妃是如何派人来传递消息的,“战英,带几个人,我们立刻回金陵,”萧景琰现在一心只想知道长辈兄长挚友是否安好,“再派几个人去梅岭。”



一定要赶得上啊。

风声在耳边呼啸,马蹄声一片杂乱。

萧景琰却觉得周围那么静,静的他只能听到自己如鼓的心跳声仿佛要突破耳膜一般,鼻腔连带着喉咙火辣的生疼,持缰的手已经僵硬麻木。然而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距离金陵已经很近了,他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亲人挚友是否安好。



“靖王殿下,现在天色已晚,陛下已经休息了,请您回府吧。”

守门的官兵已经来来回回好多趟,每一趟都是一样的回复,不见。

萧景琰没有办法他不是亲王无传唤不得擅自进宫,今天也不是他可以入宫请安的朔日,他甚至连母妃都无法联系。

“靖王殿下!”“殿下!”

萧景琰直直的跪了下去,“烦劳再向陛下禀报,本王有要事一定要面圣,若陛下不见我,我就在此长跪不起。”

“靖王殿下!您这...您这是不难为末将吗?!”

“你且禀报就是,有什么事我一人担着。”

年轻的将官没有办法只得再次差遣手下前去询问。

“高公公,靖王殿下说若陛下不召见他,他就在宫门前长跪不起。您看,这可如何是好啊?”

高湛闻言面无变色,只是在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是挡不住了啊...

“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我进去禀告陛下”,高湛缓缓的迈着脚步,一步一步悄无声息,轻轻的推开了大殿的门。



“逆子!看看他都和他那好哥哥学会了什么!顶撞!不听朕的话!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朕都还没有追究他擅自从东海回来的罪责!他还敢来见朕!他要跪就让他跪着!没有朕的命令!不许靖王起来!”不出高湛所料,虽说祁王谋逆一案现在并无确凿的证据,然而这件事本身不论真假已经触及到了当今圣上的底线触碰到了他最在意的至上皇权。不论事情真假,祁王、林家都在劫难逃。

口令传到萧景琰耳里时,他并没有感到诧异,却还是忍不住的失望。他挺直了脊梁,陛下总不能一辈子不见他,他不知道悬镜司是如何污蔑皇长兄与赤焰军的,但他相信只要谢玉带着赤焰军回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一定能还祁王兄和林家一个公道。

“殿下,列将军回来了”,身后同萧景琰一起跪着的士兵悄悄地在他耳边汇报:“祁王殿下现在在狱中暂时无碍,祁王府的家眷暂时幽禁在府。”

听到兄长和王妃嫂嫂暂时无碍,萧景琰稍稍的安下心来,尚未成年的皇子手中并没有什么权利更没有结识的朝中大臣,他没有办法,只能等,等着陛下见他,等着谢玉回来...



然而他不知道他等的真相大白并不是他想要的那个真相大白...

来凯凯的见面会,看到的上海地图标示😂😎

旧图新发,给大家洗洗眼睛,那些无聊的人就让他们自己玩去吧,不用理他们,么么哒~

广告与表

一个来自广告胡和同款表的脑洞

 

王凯爱表众所周知,表大概是他人生中的第二执念,第一个是吃,毕竟吃货人设永不崩~胡歌表示投喂王凯是一件极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为什么?一看你就没养过猫,水露露的大眼睛望着你,带着点不自觉的讨好小表情,你能把持住吗?!反正猫奴胡歌不行,尤其是投喂完,整只猫懒撒的跟你撒娇,躺平任抚摸,你能忍住吗?!忍不住也得忍,胡歌表示猫可是他家的,只能是他家的,别人别想碰下,想都不别想。然而猫咪真的是在撒娇吗,不是吃饱了懒得动吗……有一句话叫看破不说破。


穿衣搭配黑白灰,一打白衬衫走夏天,冬天只爱小迷彩和长羽绒,对穿衣要求低到发指的王凯说起表来那是滔滔不绝,从RM陀飞轮的复杂镂空到richardmile,不要去百度价钱谢谢,会哭的。王凯同学甚至表示未来年收入的一部分都要用来买表,可见其喜爱程度。(虽然我们穿衣风格简单,但是我们穿着好看帅气!迷人的不要不要的!来自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目测胡姓迷弟和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看着像作者的迷妹。)


作为一个优秀的男朋友,给自己的另一半送礼物当然要投其所好,而且手表多好一买买一对,同款神马的,暗戳戳的秀恩爱神马的,我们表示真的不懂,真的。


忘了是谁曾经这么说过,手表的重量那是时间的重量,牢牢的套在对方的手腕上,随着时间的流逝与你一起陪着他天荒地老。身为文艺青年的胡歌必须喜欢这个设定,更何况表还是家里那只大猫最爱的玩具。于是偶尔逛街或者出席什么活动胡歌就会不自主的去手表专柜转转看看。

这个颜色深沉,稳重大方,凯凯带着一定好看

这个设计简洁,低调奢华,适合凯凯配正装

这个轻巧灵活,颜色清爽,凯凯运动的时候整好戴

……

总之就没有王先生戴着不好看的表,当然胡先生自己戴着也是十分的合适漂亮。毕竟两人都有一双指骨分明而又纤细修长的美手。 


对于收到胡歌送的表这件事,王凯表示还是很愉悦的,他本就是爱表的人,收到喜欢的东西自然是开心的。遇见喜欢的表也会顺便给胡先生带一块。同款表就像同款戒指什么的王先生的小心思,我们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王凯最近很忙,拍着电视剧又去跨界歌王唱了歌,低音炮低沉悦耳给影迷朋友发足了福利。胡先生不高兴了,抱着好久未见的恋人不撒手,我也要福利!多大人了你,王先生表示不想理。

 

没能在家呆多久的超人王凯又要出发了,他作为常驻嘉宾新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录制地点上海,节目要录制3天,第一天录制完已经是夜晚10点多了,将近两天一夜没有好好睡觉的王先生悄悄的溜到了胡先生家。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思念在空气中流淌,好不容易结束了绵长的亲吻,两人都有些气喘,欲望不自觉的抬头。心疼恋人眼下的乌青,想想他后两天还要大量运动的工作,当然是不能做到最后,只能两人互帮互助稍稍的缓解一下对彼此的渴望。甚是疲惫的王凯在胡歌的怀里一夜好眠。

 

胡歌总所周知一个自带后宫的男人,但他本人并不同意这个说法,朕的后宫明明只要凯凯一个人!谁是朕,王凯挑眉。当然是您梁帝陛下,胡先生自己将人送上的皇位,哭着也要叫陛下啊。更何况家里谁做主呢~猫奴表示必须是大猫。不过嘛,床上谁做主那就不一定了,嘿嘿嘿

 

胡歌前一段很忙,拍完猎场的他说是要开始休息一段时间,毕竟家里的大猫那么忙,他再忙起来了,两人估计十天半个月都见不了一面,四舍五入就是一年啊。这怎么可以,猫野了回来挠他怎么办。虽然现在也经常被挠,可是谁让你爱逗人家。那么可爱的猫不逗还是人吗,恩…..胡歌先生说的甚是有理。可是并不是拍完猎场,胡歌就真的开始休息了。他成营销号了,呸,不对,他成广告boy了,一群不明情况的宝宝每天给胡歌微博留言,你怎么总是发广告,算算你代言了多少家广告了,微博都要被广告淹没了,I’m back!是广告back了吧!宝宝们心里苦。可是胡先生为什么要接那个多广告呢?男人嘛要养家糊口啊。对此王先生表示我也有在养家啊,而且要养家也不用代言那么多广告吧。胡宝宝心里也苦但是不能说,不代言哪有私房钱买手表,凯凯有个表喜欢好久了但是不舍得买,要给他惊喜!

 

王凯结束了3天的录制,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躺在沙发上的他现在只想来一个冰镇西瓜。身为一个猫奴主子要啥必须准备妥当,胡先生不愧是处女座的典范,西瓜切的真好,说一半就一半不偏不倚,王凯冰镇西瓜get。作为一个吃货不动声色并且快速解决食物是必须点亮的技能。可是今天似乎出现了一点问题,这个硬硬的黑色的物质怎么看都不像是西瓜里应有的,难道是西瓜种子变异?!我信了你的邪。王凯看看胡歌,对方好似在忙,可这眼神怎么一直在往这边瞅,有猫腻,王先生决定下手。不明物质是一个呈长方形的盒子,不知道对方再打什么主意,王凯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闪着漂亮的金属光泽的…手表…


王凯的心情复杂,终于知道胡歌为什么接那么多代言了,看着自己前一段时间说喜欢但是却因为价钱不舍得买的手表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鼻头有些酸酸的,止不住的甜蜜涌上心头。恭喜胡先生!惊喜大成功!感动的同时,王凯又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怎么能想到把表放西瓜里的!他怎么办到的!这个蛇精病,当是蛋糕里放戒指吗?!王凯先生的脸突然变得的红彤彤的。胡歌走到王凯的面前,拿走手表轻轻的给他戴上。

“喜欢吗?”

“…恩”

“手表戴上了就是我的人了,我可把你套牢了,这辈子都是我的了。”

“…恩”微不可闻的声音,胡歌还是听到了,脸红彤彤的王凯先生耳朵尖上也爬上了诱人的红色,胡歌轻笑一声,抱起王凯就往卧室走,在粉嫩的耳朵旁轻声说“那现在可就是我的福利时间了!”


想知道表的样子吗?期待白玉兰奖颁奖典礼吧~


End.



纯属YY,希望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上能有铜矿啊QAQ

偷偷捂嘴笑一会儿😄

柳暗花明 第一章

发现之前更的文有bug,现在稍加修改,重新放出来,有新增的内容,现在开始正常更新,不定期更新...但保证不会再隔这么久了土下座


之前的脑洞我来写了~ 脑洞链接这里http://snowgall.lofter.com/post/37f9e0_b347861


第一章:十三年前

 

“......祁王谋逆......悬镜司......证据确凿......” 

“......被贬为庶人......入狱......” 

“......赤焰附逆......”


“战英,到前面的驿馆再换马继续赶路,务必要在今日之内赶到金陵!”

已经跑死了两匹马,距离金陵却还遥之千里。萧景琰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一里路程如此之远...临行东海前皇长兄再三嘱咐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林殊耍赖讨要珍珠的样子还鲜活于眼前,他想不通怎么一夕间他们就成了谋逆的罪犯?!皇长兄宽厚仁慈贤名在外,林家世代忠良战功赫赫,他们怎么会谋逆,怎么可能谋逆!

“驾!驾!驾!”

快点!快点!再快点!

 

两天前

 

“殿下!殿下!”列战英慌乱的叫喊声在营帐外由远及近,“出什么事了?这么慌张,又是戚猛他们掉海里了吗?”萧景琰走出帐外。来到东海已经快两个月了,每日操练队伍,得空了还要下海给林殊那个小魔王捞珍珠,真是着实让他苦恼了一番,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前两日终于给他逮到了个硕大的蚌,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颗晶莹剔透,光滑饱满如鸽子蛋大小的珍珠,这可总算是让他松了口气,要不然回金陵后指不定林殊怎么闹他呢。

“殿下!不好了!祁王殿下入狱了!”列战英终于跑到了萧景琰的面前,顾不上喘气,一股脑的将刚刚从金陵传来的消息告诉这位年轻的皇子。

“你说什么?!祁王兄?!入狱?!这是怎么一回事!”

祁王萧景禹,当今梁帝长子,冰壶玉衡、才华横溢是天之骄子,胸怀抱负的臣子学者无一不想在其手下施展一二,是大梁臣民心中实打实的准太子殿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皇帝陛下如此大动肝火,使德才兼备的皇长子入狱?

“前几日,悬镜司上奏陛下说......说......”

“说什么?!”

“说...说祁王殿下他...”

“你快说!”

“悬镜司上奏陛下说祁王殿下谋...谋逆!赤焰军附逆!还一并呈上了证据!陛下下令驳了祁王殿下的称号被贬为庶人关进寒字号牢房...还有...还有谢玉奉旨带兵招降赤焰军,现在已经在前往梅岭的路上了!”

“!!!”一瞬间天旋地转,萧景琰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列战英说的每个字他都知道可是它们拼凑在一起组成的意思萧景琰却不懂,谋逆?!谁?!祁王兄?!赤焰军?附逆?!这怎么可能!

 

世人皆知皇七子萧景琰从小受教于皇长子萧景禹,两个兄弟的感情自然也是较其他兄弟要来的更好。皇长子是大家心中未来的天子,这皇七子就是大家公认祁王的左膀,兄友弟恭,好不妙哉。又道是林家有子,自小颇受宠爱,上有太皇太后呵护备至下有皇七子职业给他背锅,天不怕地不怕,给个窜天猴就能上天,每日都要林帅为他操碎了心,但是这混世小魔王天资聪颖,一点就通,生性活泼,讨好人来嘴跟抹了蜜一样实在让人喜欢,虽说每每捣乱让人头疼不已却又真生不起气来。

林殊与萧景琰从小一同长大一同受教于皇长子,两个人从懂事前就开始形影不离,就算生气吵架了打架了也都没有隔过夜第二天就又一起勾肩搭背去林中赛马或者去军中历练。林殊的父亲是赫赫有名屡立战功的赤焰军的主帅,二人从小便与赤焰军一同训练深得林帅真传。这祁王殿下的右臂自然就是未来帅府的主人赤焰少帅林殊。 

那是他的亲人是他的长辈是他的挚友,他敢以性命担保他们绝不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殿下?殿下?”迟迟得不到萧景琰的回应,列战英慌乱不已,一直跟在萧景琰身边的他也是打从心底不相信祁王殿下和赤焰军会谋逆。

“祁王兄此刻在牢里?小殊和林帅呢?是被抓押送回金陵?还是......还是......”萧景琰不敢再想下去,寒字号牢房,带兵招降每个字都告诉他此事的凶险。

“这属下不知,消息是静妃娘娘命人偷偷带来的,时间紧迫,来人好像也了解的并不十分清楚。”

来不及细想母妃是如何派人来传递消息的,“战英,带几个人,我们立刻回金陵,”萧景琰现在一心只想知道长辈兄长挚友是否安好,“再派几个人去梅岭。”

 

一定要赶得上啊。

风声在耳边呼啸,马蹄声一片杂乱。

萧景琰却觉得周围那么静,静的他只能听到自己如鼓的心跳声仿佛要突破耳膜一般,鼻腔连带着喉咙火辣的生疼,持缰的手已经僵硬麻木。然而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距离金陵已经很近了,他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亲人挚友是否安好。

 

“靖王殿下,现在天色已晚,陛下已经休息了,请您回府吧。”

守门的官兵已经来来回回好多趟,每一趟都是一样的回复,不见。

萧景琰没有办法他不是亲王无传唤不得擅自进宫,今天也不是他可以入宫请安的朔日,他甚至连母妃都无法联系。

 “靖王殿下!”“殿下!”

 萧景琰直直的跪了下去,“烦劳再向陛下禀报,本王有要事一定要面圣,若陛下不见我,我就在此长跪不起。”

 “靖王殿下!您这...您这是不难为末将吗?!”

 “你且禀报就是,有什么事我一人担着。”

 年轻的将官没有办法只得再次差遣手下前去询问。

 “高公公,靖王殿下说若陛下不召见他,他就在宫门前长跪不起。您看,这可如何是好啊?”

 高湛闻言面无变色,只是在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是挡不住了啊...

 “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我进去禀告陛下”,高湛缓缓的迈着脚步,一步一步悄无声息,轻轻的推开了大殿的门。

 

“逆子!看看他都和他那好哥哥学会了什么!顶撞!不听朕的话!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朕都还没有追究他擅自从东海回来的罪责!他还敢来见朕!他要跪就让他跪着!没有朕的命令!不许靖王起来!”不出高湛所料,虽说祁王谋逆一案现在并无确凿的证据,然而这件事本身不论真假已经触及到了当今圣上的底线触碰到了他最在意的至上皇权。不论事情真假,祁王、林家都在劫难逃。

口令传到萧景琰耳里时,他并没有感到诧异,却还是忍不住的失望。他挺直了脊梁,陛下总不能一辈子不见他,他不知道悬镜司是如何污蔑皇长兄与赤焰军的,但他相信只要谢玉带着赤焰军回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一定能还祁王兄和林家一个公道。

 “殿下,列将军回来了”,身后同萧景琰一起跪着的士兵悄悄地在他耳边汇报:“祁王殿下现在在狱中暂时无碍,祁王府的家眷暂时幽禁在府。”

 听到兄长和王妃嫂嫂暂时无碍,萧景琰稍稍的安下心来,尚未成年的皇子手中并没有什么权利更没有结识的朝中大臣,他没有办法,只能等,等着陛下见他,等着谢玉回来...

 

然而他不知道他等的真相大白并不是他想要的那个真相大白...